《权游》终季第2集解析:龙妈和三傻交锋充满政客的玄机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开场,维斯特洛政治版图中三位顶尖的女政客,有两位在北境正式碰面:血统纯正、众星捧月的“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暂行着北境管理权、声望颇高的“三傻”珊莎·史塔克。


第二集开局用虚实的镜头表现了两位女政客的剑拔弩张。


乔治·R·R·马丁的原著中使用了许多互文与象征的手法,在剧版《权力的游戏》里也颇有体现。这三名女政客中,与开场即站在权力巅峰的瑟曦不同,龙家的丹妮莉丝与狼家的珊莎在成长道路上就是一对命运相似的冰火“姐妹”:被欺骗、被“贩卖”、最终一步步成为一名合格的领袖。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通过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简单地分析下这两位新晋女政客在第八季第二集中交锋的话术,并推测她们的命运走势。

 

我们先来看看两人在谈话前的态度。知道珊莎的敌意,龙妈对琼恩·雪诺说:“她可以不喜欢我,但我是她的女王”。此刻的龙妈追求的是 “理性诉求(pathos)”——即用事实和逻辑说服对方,这个逻辑的前提是丹妮莉丝认为自己是珊莎的合法女王,因此珊莎需要对她表示尊敬。她希望雪诺能成为两人之间的沟通渠道,替她说服珊莎。然而接下来雪诺的回避态度和乔拉的建议让龙妈决定亲自找珊莎谈话。


在雪诺采取回避态度后,龙妈直接去找珊莎解决问题。


作为一名成功的政客,龙妈的话术在这个片段里表现得非常出色。开局,龙妈用一句简单的关于詹姆爵士的问题“我以为我和你都差点达成共识了”轻松地破解了珊莎防御的姿态,回顾了一下她们“温馨的过去”。在珊莎解释了她对布蕾妮的信任后,龙妈回答“我真希望我也能如此信任我的顾问,”直接向珊莎暴露了她自己面临的问题,进一步示弱,并有意识地借用两人的共同点——“家族问题”和“女性领导者的身份”展开了话题——注意,在这个片段里,龙妈利用了“女性”这个身份为后来的对话埋下了引子。


龙妈继续说服对方,用双方的共同点。

 

接着,龙妈开门见山地提出了两人心中最大的芥蒂——雪诺对自己的爱。这段对手戏的精彩转折在于龙妈再次用女性身份主动向珊莎示弱,明确地对珊莎表示了自己对雪诺的爱,甚至暗示珊莎自己的爱更多。而她的“非语言表达”也非常出色,前半段说明自己的出身和理想时,龙妈用了坚毅刚强的语气,最后一句“到底谁受谁的摆布”配合表情和诚恳的语气,勾起了珊莎作为女性的同情,一瞬间,她们的沟通从“逻辑诉求”转变成了“情感诉求,”即通过共情的手法得到听者的赞同。


龙妈的共情手法奏效,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这一段非常符合龙妈的角色特点——政客。虽然出身苦难,她的身边一直围绕着机遇和朋友,他们一步一步有意识地将她培养成一位充满人格魅力的领导者。与之互文的珊莎却恰恰相反,珊莎的身边永远围绕着敌人,她从小要自己学会怎么区分好坏、学习优劣。因此,珊莎隐忍而警觉,她的下一个举动也同样反映了她的成长背景——面对糖衣炮弹,要坚持初心,于是珊莎提出了她们之间的根本问题:“我们发誓从此绝不效忠任何人。“


珊莎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娇小姐了。

 

虽然出场就是一名不讨巧的娇小姐,珊莎却在她的经历中成为一个越来越合格的北境人。珊莎的学习能力在《权力的游戏》里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第七季里刚回到北境的她还在下意识地使用南方人的裁决方式,在领教了雪诺的能力后马上认同了对方;这一集里对布蕾妮的信任更是一名北境领导者的态度——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更不必说在这个片段里,虽然貌似龙妈的话术更胜一筹,但珊莎总能在关键处点出对方的不妥。比如龙妈认为相信了瑟曦是提利昂不该犯的错误,但珊莎直接提出,作为君主,即使在重臣的建议下,也应当有自己的判断——“你也不应该相信瑟曦”。

 

在这样的对比下,虽然珊莎的政治话术和人格魅力也许不及丹妮莉丝,但她的政治觉悟已经早就不再是当年在皇宫里备受欺凌的小姑娘了。我们期待着珊莎在这一季里能有更精彩的表现,毕竟,小恶魔也说“那些曾经低估过你的人,大多数都死了,你可能活的比我们都要久。”

 

□吴伊杰(剧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王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权游》终季第2集解析:龙妈和三傻交锋充满政客的玄机